新一轮民资开放蓄势待发 PPP条例年底出台

首页

2018-10-26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各地统计局和发改委获悉,随着湖南省投资数据的新鲜出炉,截至目前,近一周内已有19省份集中公布前7月投资数据,其中8个省份的民间投资增速高于全国民间投资%的增速。 促进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新政仍在密集发布,向民资开放的重点领域不断扩容,支持民间资本控股成为亮点。

专家表示,民资鼓励政策已经迈入升级版。

根据相关部署,今年年底前将制定出台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条例,近期还将就PPP条例再次征求意见。 条例主要起宏观促进作用,细节仍需进一步明确。

8省份民间投资增速高于全国均值目前已公布前7月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的19个省份中,8个省份的民间投资增速高于全国增速。 湖南省民间投资增速遥遥领先。 1至7月,湖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增速比1至6月回升个百分点,结束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连续3个月的回落。

其中,前7个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高于整体投资增速个百分点,对投资增速贡献显著。

紧随其后的福建省民间投资同比增长%,增幅比上年同期提高个百分点。 另外,安徽、浙江、青海、云南、辽宁等省份民间投资增速均超过两位数。

安徽前7个月民间投资增长%,占全部投资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提高到%。 浙江前7个月民间投资增长%,占投资总额的%,比重同比提高个百分点。 青海前7个月民间投资增速达到%。

云南前7个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辽宁省1至7月民间投资增长%。

从投资主体看,民营企业正重新成为投资主力军。

民营企业项目到位资金1138亿元,同比增长%,超过国有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项目到位资金的总和。 “民间投资对地方稳投资、补短板的作用明显。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志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民间投资加快主要基于两大原因:一是民间投资制度壁垒逐步缩减。 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大力打造良好营商环境,打破了以往对民间资本的各种制度瓶颈,激发了民间投资活力。

二是对经济发展预期看好,市场自发增加投资力度。 向民资开放重点领域再扩容今年以来,促进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密集发布,特别是进入下半年,加快补短板成为主旋律,民间投资被寄予厚望,向民资开放重点领域不断扩容。 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强调,深化投资领域“放管服”改革,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在交通、油气、电信等领域推介一批以民间投资为主、投资回报机制明确、商业潜力大的项目。 8月15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国民经济综合司司长、新闻发言人丛亮指出,下一步特别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好改革开放和放宽市场准入的一些重大举措。 在铁路、民航、油气、电信等领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项目,鼓励民间资本参与。

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部署,以改革举措破除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障碍,激发经济活力和动力。

聚焦补短板、扩内需、稳就业,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方面,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

取消和减少阻碍民间投资进入养老、医疗等领域的附加条件,帮助解决土地、资金、人才等方面的难题。 “重点领域优质项目对民间资本进一步开放,尤其是支持民间资本控股,将极大激发民间资本参与相关项目投资的积极性,对民间投资增长产生显著推动作用。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员、企业研究处处长刘兴国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下一步最有可能优先突破的领域可能是环保领域。

民间资本可以在环境治理中发挥更重要作用。 事实上,环保领域之前不乏民营资本控股的案例。

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PPP双库定向邀请专家薛涛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在2004年住建部特许经营改革之后,大量污水厂和垃圾焚烧厂的单体BOT模式迅速推开,国企、民企也包括少数外企均获得一定的控股份额。 目前,仅从特许经营而言,污水领域国企和民企的控股比例大约是8:2,垃圾焚烧领域则是6:4。

PPP条例细节仍待明确在激发民间投资过程中,PPP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热点。

8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出,2018年底前制定出台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条例。 对于PPP立法,业内期待已久。 2017年7月2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条例(征求意见稿)》。

2018年3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2018年立法工作计划》,PPP条例被列入立法工作计划。

“在此前PPP项目库规范过程中,部分社会资本和金融机构对PPP有点失去信心。 在此情况下,PPP条例被中央督促尽快出台,显得格外重要。 ”薛涛说。 王志刚认为,PPP条例的出台有助于激活中国庞大的民间资本,实现公共投资的乘数效应,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 “当然,经过一年多的讨论,条例的细节还需要在发布时进一步明确。

”薛涛认为,总体来看,PPP条例主要起到宏观促进作用,未来PPP条例需要照顾到各种领域和PPP的各种模式,分类型改进优化措施仍待讨论。 针对每一种不同的PPP类型,还需要多部门和各行业拿出细化方案。

在薛涛看来,民企参与PPP的积极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环境。

以往金融机构往往追逐政府信用和企业信用,民企不占优势。

“PPP顺利推进的前提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要对投资有一定的激励,同时还要有必要的约束以避免助长隐性债务风险。 要更加注重投资效率和投资质量,充分体现新发展理念,助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王志刚说。 (记者班娟娟王文博)责任编辑:杨欣。